怡亚通蝌蚪互联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口碑逆袭在春节档不管用了?
你的位置:怡亚通蝌蚪互联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 企业介绍 > 口碑逆袭在春节档不管用了?
口碑逆袭在春节档不管用了?
发布日期:2022-08-17 14:27     点击次数:75

图片

今年的春节档有个怪现象,“口碑逆袭”的神话好像不灵了。豆瓣评分7.7,猫眼9.5,淘票票9.3,《狙击手》毋庸置疑是目前春节档电影中观众满意度最高的一部电影。

图片

和在票房与排片上占优势,却在口碑上褒贬不一的《水门桥》《奇迹》《四海》《这个杀手不太冷静》四部影片相反,排片率凄惨无比的《狙击手》居然少有负面评价出现。这一方面当然得益于张艺谋的硬实力,另一方面也多多少少源于观众对这种口碑与票房倒挂的奇怪现象的遗憾。

图片

一直到大年初三,《狙击手》的排片率都没有显著改善。大部分场次依旧在上午或深夜这种不尴不尬的时期。要知道,此前的春节档中,靠口碑成功逆袭的《流浪地球》差不多到第四天也就发力了。今年的另一匹黑马《这个杀手不太冷静》也早在大年初二就开启了逆袭模式。留给《狙击手》的时间不多了。这部“黑马”急需要被更多的人看见。和《水门桥》在题材与类型上的撞车,也许是《狙击手》票房遇冷的一大原因。同样是讲抗美援朝的战争片,观众自然而然会在两者之间做出二选一的抉择。在这种抉择困境中,《狙击手》显然远逊色于早已有前作《长津湖》做口碑铺垫的《水门桥》。

图片

但《狙击手》在文本与题材上最大的可贵之处,也正在于此。同样是围绕着抗美援朝战争进行创作的命题作文,《狙击手》走了一条和《长津湖》截然不同的道路。《长津湖》以大场面、大阵仗的大集团军作战为主,而《狙击手》则想要讲一段发生在“冷枪冷炮”运动期间的无名战斗。所谓“冷枪冷炮”,就是低强度小规模伏击、狙击战,是抗美援朝战争在拉锯僵持的谈判阶段的战斗策略(片尾也交代了五班的牺牲使得美方重回谈判桌的背景)。

图片

一直以来,《长津湖》那样的大场面把控才是张艺谋的强项,《狙击手》却铤而走险,几乎放弃了靠场面性奇观来留住观众的意图,甚至在处理雪景时也不再用太多《悬崖之上》中的风格化影像。整个作品力图返璞归真,纯粹靠强大戏剧张力来为影片赋予生命。按老谋子自己的说法,这是有意要避开与《长津湖》撞车,给主旋律战争片一些多元化的可能性。仅仅是这样的创作心态,在如今的国内影视行业里都是难能可贵的。本片有原著剧本,也有真实的历史人物原型,但大体上依然是一部虚构的作品,属于在历史的缝隙里做文章。这样的文章要想做好,诀窍必须是“小而美”:小人物、小视角、小场景、小战役。

图片

《狙击手》主要人物非常简单,美军的狙击小队对阵我军的“冷枪五班”,双方各不过十人以下。影片开始时,观众被代入美军的第三视角来旁观冷枪五班的情况——冷枪五班班长“刘文武”,被美军的报纸称为“中国死神”,成为敌军的心头大患。美军的狙击神将约翰以五班侦察兵亮亮为饵,试图设局狙杀刘文武。双方因此展开激烈周旋。熟悉抗美援朝战争历史或知晓本片改编背景的观众,都能看出来《狙击手》改编的真实人物原型是被称为“冷枪英雄”的张桃芳。

图片

(张桃芳)而编剧也正是凭借这一观影惯性给观众设了个局。戏里,美军不清楚我军的枪神到底是何许人也,其实戏外,观众也并不清楚,大家都在猜。前一小时的情节里,受到编剧引导的观众自然会越来越确信无疑的相信班长刘文武就是张桃芳,是本片的最大主角。毕竟, 玫瑰之约电动车章宇饰演的刘文武实在是太有魅力了。在应对美军的精妙布局时,刘文武能够以超乎常人的定力冷静地分析着局势。影片前半段的叙事节奏也几乎完全依托于刘文武对战局的把控。

图片

在一班新兵蛋子面前,刘文武这个枪神要做的远不止单打独斗那么简单。所以,在塑造这个人物时,影片几乎不过多交代刘文武的枪法,他的狙击技术只在关键时刻起作用。更多时候,银幕上的刘文武做的是运筹帷幄的工作——他要尽可能地在装备落后的情况下调配好手下的新兵,靠这些人来对抗对面美军的精英小队。可以说,正是在交代刘文武如何居中调配的过程中,影片的前半段一石三鸟地完成了三个重要的任务:首先是从侧面表现出了刘文武的狙击本领。让观众跟着刘文武的视角感受正常狙击战役的紧张感。

图片

其次是让这个人物尽可能地超越了那些只会空喊口号煽情的伟光正式主旋律角色,让观众真正的代入角色,而非演员的语境中去。最后,也是本片在剧作构思上最精妙的一点,就是突出传承的作用。为了救侦察兵亮亮,拿到亮亮手里的情报,刘文武做出了牺牲自己,一命换一命的决定,最终靠一己之死炸烂了美军的阵地。在这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悲壮情节结束之后,影片才展露出了在剧作上的真正野心:后半段的剧情突然颠覆性地让原本一直不太起眼的新兵大永成了结束战役的关键人物。

图片

正因为不太会有人去注意大永这样一个配角,这个反转才足够有力。它引导观众意识到,刘文武对大永的教导在这个时刻要开始起作用了,大永必须要成为刘文武所说的比他还霸道的狙击手,企业介绍才能颠覆性地打赢这场对战。而后续的剧情里,大永的每一步行动都是在顺理成章地实践着刘文武教他的招数。比如最大限度发挥自己观察力强的天赋,比如将刘文武教他的用勺子观测敌军方位的土办法升级改良成声东击西的诱敌陷阱。

图片

如此一来,张艺谋其实是成功地在主旋律的集体主义壳子里完成了个人英雄成长弧光的借题发挥。从刘文武到大永,两个个体之间的承接与转变交代出了本片最核心的主题:张桃芳既是刘文武,也是大永,甚至可以是五班的每个人。集体由个体组成,而个体必将重新融入集体中继续延续。这种从个体小视角出发的叙事策略不但让《狙击手》在群像戏出彩,同时也让每个具体的角色都能在观众面前有血有肉地还原出来,在没有大场面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爆发戏剧魅力。本片交代清楚整个战役的前因只花了不到十分之一的篇幅:刘文武等人奉连长命令出去寻找亮亮,到达战场废墟后突然遭遇美军突袭,于是果断做好部署与美军对狙。

图片

从突遇敌人伏击到冷静下来部署作战,《狙击手》干脆利落地撇掉了不必要的细枝末节,直奔正题而去。双方的狙击手们也都有着各自非常纯粹、简单的目的:美军狙击小队希望狙杀“中国死神”刘文武,重振己方的军威。五班则是奉令救人,完成军事任务。张艺谋平等地赋予了双方军队同样具有合理说服力的作战理由,既没有美化解放军,也没有愚化美军。他甚至都安排双方去进行了一些关于集体叙事的反思:中国军人质疑自己有没有必要为了救一个人牺牲一整个班的性命,美军则在权衡在受军事法庭处罚和立战功获勋章之间该如何取舍。

图片

当然,影片里也有一些更具复杂性的视角。对于意外闯入战场的朝鲜族男孩柱元来说,两边潜藏的危机被完全忽视了。他只怀抱着解救朋友亮亮这一无比单纯的动机。柱元的存在无疑是在从一个更本质的视角上去解构战争的意义与价值——他所代表的朝鲜民众身份时刻提醒着观众,战争无论从何种意义上都无法被完全建构为单纯的民族主义宣传工具。永远存在着那些被动卷入战争的无辜个体。柱元这一人物设计说明张艺谋所理解的主旋律叙事并非简单划分敌我对立阵营的国族与民族同构叙事,他想要强调的东西,始终是宏大历史背景下个体生命的伟大。

图片

比如刘文武等人在雪地里高唱《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目的实际是为了不让雪地里的亮亮失去意识。这首军歌在此处脱离了宏大意义,只作为唤醒战友的呼号而存在着。在老谋子的叙事体系里,之前的《悬崖之上》,以及更早的《红高粱》《金陵十三钗》,都暗含着对中国近代战争叙事中过度充斥的民族主义情绪的反思与解构。与其说相信战争中的每个个体是受到庞大的家国叙事的感召而选择无私奉献与自我牺牲,不如说老谋子更相信个体与个体之间基于相互之间的情感共鸣所产生的勇气在时刻鼓舞和建构着集体。

图片

如果说,刘文武最开始解救亮亮时,一半是奉了军令不得不做,一半是出于战友情必须要做,那么当这个传承关系从刘文武发展到大永时,影片整体的情绪则开始倾向于一种更多基于个体冲动的复仇叙事了。大永孤身与美军的坦克对敌时,影片明显加快了叙事节奏,有意去烘托大永的复仇心切——美军在坦克内的仓皇应对与大永在雪地里有勇有谋地应对在高速剪辑的影像中有意识地制造着复仇的爽感。当影片淡化了台词的说教性时,观众就自然而然地获得了对爽感更多元化的解读空间。这场虚构的、极小规模的战役,可以使得观众保有更丰富的想象余地,你可以解读为这是我军战士为了获取情报而舍小我顾大家,也完全可以从另一个方向将之理解为一个兄弟相助、师徒相济的古典侠义故事。

图片

无论是倒在雪地装死,然后趁美军打开坦克盖时迅速偷袭,还是躲在石头后声东击西一击毙敌,大永的最后两次拼死一击都是情感共鸣多于宣教意义,它更像是在承载国师的武侠情结——师父与师兄们被仇家杀害,于是小师弟独自扛起重担,快意恩仇、飞刀夺命。可以看出,在90分钟的时长里,国师时刻都在努力尝试着让过于宏大缥缈的家国集体叙事与个体叙事进行更紧密地结合。大永最终都没有因为成功拿到了情报而表现出喜悦,他的悲痛情绪甚至到最终交付情报时都始终在提醒观众质疑和反思着五班的牺牲是否值得。

图片

战争从来就是战争,牺牲就是牺牲,它们可以伟大,但不能成为被反复召唤与鼓吹的宣传武器。在一众领任务拍摄主旋律电影的导演中,张艺谋依旧难能可贵地保持着略有些不合时宜的原创精神和倔劲儿,《狙击手》仍然在坚持类型叙事的第一重要性,尽可能地让主旋律意味淡化、融化进叙事中,这本身就已经颇为难得了。而且,从结果来看,张艺谋也的确成功做到了以小博大。类似的小型、低密度狙击战役,可能在整场抗美援朝战争中未必那么受关注,但它却管中窥豹地体现出了整体的战局局势:中美两军各自的心态如何、两军的实力差距与作战策略差异具体体现在哪、朝鲜的极端环境如何影响战局、处于战乱中的朝鲜民众如何看待战争……这些问题其实《狙击手》都作出了很好的回答,它再次强调了战争片首先必须要还原战争、反思战争的本质性价值。至少,这种愿意让电影回归电影本身的作品,不应该被市场埋没。

相关资讯